繁体

大马首富郭鹤年亲口表示 当你为何离开大马的事实

  • 18 October 2022 Tue |
  •   新闻3 |
  •   ✉ 檢舉
亚洲商界领袖、马来西亚首富、被称为“糖王”“油王”的郭鹤年在他94岁的时候,发布了他的新书《郭鹤年回忆录 Robert Kuok, A Memoir》在香港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印尼上架,内容实话实说,震撼感十足,披露了如何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帝国,也爆料了与政界一些不为人知的互动过程。

IMG_0169.JPG大马首富郭鹤年在《郭鹤年回忆录》中透露,他在1970年代将其商业基地迁移至香港的主要原因,是因为新加坡及大马政府征抽的税率太高啦。

郭鹤年透露,当年新加坡和大马政府似乎在比赛,看谁能向那些为国家创造财富者,征收最高的税款,两国皆以‘惩罚性税率’对商家的盈利征税,若你赚一元,你只能留住50仙。他说:“相较之下,香港的税务环境是利商的,你只需缴付17%的公司税,因此,每赚一元,你可省下33仙。”

他指出,他当年的主要业务是原产品,他是大型的贸易商,3000批量相等于15万吨白糖,每磅白糖起落一美仙,即可带来巨额盈利或亏损。由于他是从事国际白糖贸易业务,因此,选择一个低税率的贸易基地,较为可靠!这个基地就是香港。

IMG_0170.JPG不过,郭鹤年强调,他从未失去对新加坡的情感,他以低税率的香港作为其商业基地,纯粹是出于理性考量。他说:“事实上,在1970年代中期,我经常会见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,他说,他要和我聊天,因为我对大马的情况有良好的认知,他在吉隆坡设有专员署,但他要不同角度。

IMG_0171.JPG郭鹤年指出,香港是一个比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大出许多的池塘(pond),并表示:“我看到,美国、日本及欧洲顶尖企业的首席执行员会走访香港,若非每年一次,就是每两、三年一次。高级副总裁会去新加坡,而副总裁或部门经理,则访问吉隆坡,这是它的顺序排列。

IMG_0172.JPG他从1960年开始考虑将部份业务转移至香港,最终在1974年奋身投入,他已决定,他必须成立香港郭氏兄弟公司。从1974年起,他每月在香港停留7至10天,然后逐渐增加至15天、21天,直到1979年,正式移居到香港。

这本自传从郭鹤年的个人童年、二战日军侵略说起,一路说到他在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印度尼西亚、香港到中国的营商经历,历史跨度达大半世纪。不少细节有趣味,而且有思想性和哲学色彩,说到家庭部分而有不少感人段落。

有评论说:“如果说历史是胜利者写的,那么回忆录就是个人记忆与遗忘的刻痕,在自己的人生书册上盖上自己想要的收藏印记。”

IMG_0174.JPG一些媒体陆续披露了书中精彩内容:

回忆录中提到:他在1993年收购香港首屈一指的英文报《南华早报》,2016年3月决定将该报脱售给马云。“我庆幸马云接手,因为该报在战略上是个重要报章,必须交给能者接管。脱售完毕后,有朋友问我持有这份报章24年后的心情,我只是擦了擦额头说:pheww!(松了一口气)”

华人是最忠诚民族、地球上最惊人的经济蚂蚁。

郭鹤年认为,华人是“地球上最惊人的经济蚂蚁”,并且有无与伦比的经商管理能力,其成功原因则是因为骨子里有文化的力量。

郭鹤年指出,没有一个民族能够像华人那样忠诚。

IMG_0175.JPG“日本人也有忠诚,但这是一种不加批判的武士式忠诚:即使老板是臭鼬,他们也会表示忠诚。与日本人不同,每个华人具有高度批判性。在华人村庄和社区,每个孩子在成长中都学习道德价值。”

他强调,华人是非常聪明的族群,他们可能从中国的一个村庄或小镇来到完全陌生的东南亚,但他们很快就能学习各种事物。

IMG_0176.JPG地球上有生意的地方,就肯定有华人,他们知道要见谁、该怎么做,以及如何存钱赚钱,他们也不需要昂贵的设备或办公室。”

郭鹤年举例在香港的成功人士,包括李嘉诚、郑裕彤、李兆基及已故郭德胜,都是没有上过大学。

“华裔商人在醒着的每一刻都在想生意,他们没有周末或假期。这就是他们的工作方式。他们每时每刻都在倾听,过滤垃圾,仅留下有价值的信息。”

IMG_0177.JPG为什么海外华人能在东南亚生存、适应和变得繁荣?郭鹤年认为,答案就在于中国人的伟大文化力量。当他们离开祖国的时候,华人骨髓中仍保留着中华文化。

Top